【朱厚照X齐衡】竹流水【NC17】完

《竹流水》

 

| 朱厚照X齐衡 |
*角色水仙
*朝代不同因此私设如山
*自娱自乐,请勿当真


原来皇帝的寝宫那么冷。

齐衡在这里跪了很久了,附身长跪,时间在他脊背上一点一滴的爬着,弄得他难受极了。

皇帝的寝宫很冷。和他家里的不一样,国公府有着偌大的院子,高耸的院墙,唯有他的居室点着兰香,他母亲特地从江南运来的樟木支着地板,透着五月里的春阳的香气。

他被召进宫,他母亲有些慌神。

他明白那是什么。

如今的皇帝,不理朝政,骄奢淫逸。被他召进宫,能有些许好事么。

他同母亲说,放心,孩儿无愧天地,无愧家国,便是有事也能逢凶化吉。

会么。

他不知道。...

【齐衡X花无谢】花雕醉【甜饼】完结

《花雕醉》


 | 齐衡 花无谢 |


元若此番是第三次在玉清观用斋饭了。他往日都是先拜了三位天尊,便就离开的,但是离奇的事情却屡次发生。

虽然玉清观在城郊偏僻之所,本身也就清净,过往之人不多,况且他素来不喜这香烛烟火之味,半炷香便呆不住了。

开始用斋饭是在那件事情之后,那日他更衣以后进了香室,叫那不为在外守着,打算和往常一样拜过,也是有所思稍稍多跪了会儿,只听得三尊神像后头,有个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来人可是齐元若。”那声音空灵脆响,倒比林间百灵还要动听。

元若吓了一跳,忙说,“正是。”

“我乃天上管姻缘的小仙,今日来,是要同你说,红...

【沈巍X罗浮生】浮生奇妙物语 第3章【角色水仙】未完

浮生奇妙物语


*又名一觉醒来罗浮生成了斩魂刀。

*有二设,三设,很多设。

*角色水仙,请勿当真。 



3、

罗浮生愁眉苦脸是有原因的,因为他已经看到出外勤的车停在公安局门口了,两辆,一辆上面坐着他们洪队,正虎着脸打电话。看样子案情不小,要不也不会出动那么多人。

他环顾四周,瞥见了他们单位对面的KFC,赶忙和沈巍说,“神……沈巍,那个对面的红色牌子还站着个老爷爷的店你看到了么?你先去那儿坐会儿,我办完案子就回来找你。”

肯德基二十四小时,还有厕所,一般也不赶人,挺好的。反正估计神仙不吃东西,也不会上厕所。

沈巍在那沉默了一会儿,说,“我不喜。”

“什么?”罗...

写文毫无节操

好在

人有

【沈巍X罗浮生】浮生奇妙物语 第1、2章【角色水仙】未完

浮生奇妙物语


*又名一觉醒来罗浮生成了斩魂刀。

*有二设,三设,很多设。

*角色水仙,请勿当真。 


1、

罗浮生今天倒霉透了。

他做了个噩梦,他被一道天雷劈中,整个人都腾云驾雾了起来,正喜滋滋飘到半空,又重重摔下来,屁股都要裂了。

当然这只是倒霉的一部分,而他的倒霉是落到实际的那种。

他先是因为梦到被雷劈了而没有睡好,定错了闹钟时间而起晚了,又稀里糊涂的把鸡蛋放进了微波炉里加热而炸了新买的微波炉,出门以后才发现穿错了袜子,它们仿佛嘲笑他一般在他的脚踝呈现出了一黑一白的样子,当他来到电梯前头,却发现电梯莫名其妙的停在了某个楼层根本不动。

罗浮生扶着墙,拳头快要...

【沈巍X罗浮生】画地为牢 【角色水仙】 第五章、第六章

《画地为牢》

 

| 沈巍X罗浮生 |

双特工设定,沈巍是罗浮生的长官。


浮生一日

之五 

《昭昭》


之六

《堪堪》


铁锈布满栏杆,红色的,像是罗浮生那和血蚀骨的梦境。有白鸽抓着栏杆,扭曲的铁丝炸开一朵朵布满电流的网,但它那双血红的爪子总能找到落脚的地方,小心翼翼。

天地肝胆相照,自国土那头,夕阳划出一道血痕,洒满了整个幕布。

幕布摇摇晃晃,像是一脉垂着的水银,融了新鲜的浓血。

这是一个废弃剧场,蜘蛛网布满雕粱,这里曾经辉煌过,水晶灯至今被风一吹还能发出闪光来,如今空空荡荡,风声吹出哨音。

幕布后面是沉重的后台,破损...

【迟瑞X罗勤耕】飞花 第七章、第八章 完结【民国ABO】

柒、

在遇上罗勤耕之前,迟瑞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他们原本只是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同行在这苍茫世界,行者匆匆,翩然擦肩,唯独与他是沾了露水的交合。三月桃花在树上见了他们,雨水里潇潇落下,滚过地面,留了泪痕。

他听的车胎在路上颠簸的声音,摇摇晃晃,叫人坠入某种幻境。

迟瑞觉得自己好似仍在那山寨里破破烂烂的仓库柴房,潮湿的木头散发着温吞的味道,穿着灰色长袍的罗勤耕端坐在他身边,一轮圆月从他身后升起,给他肩上镀了一层银光。他温润的眼和柔软的唇,比月光更明朗的笑,皆是幻境里已然正在散去的东西。

要抱他,便散得更快。

迟瑞从未有过这样得感觉。罗勤耕不在了,他跟着一起死掉了一部分。

他浑浑...

【齐衡X花无谢】桃花债 第一回【角色水仙】

圣诞快乐啊大家~


《桃花债》


*角色水仙,请勿上升。

*有二设,三设,无数设。

*二花是拯救苦情人的大甜糖。


第一回 


吉日。

齐国公府上上下下张灯结彩,檐牙啄花,廊腰漫红,鼓乐齐天。府里府外人来人往,迎宾送客,席间觥筹交错,好生热闹。

这一日,是齐国公独子齐衡大婚之日。由当今圣上御指,而嫁入齐府的是如今尚书府的千金,名为花聘婷。

齐衡当年恰好二十三岁,得其父势,又才华横溢,晋了正五品郎中,生得眉清目秀,一表人才,深得圣上欢喜,金尊为媒,为其指婚。

再看那花家,几代为官,而花尚书长子又为当朝卫军统领,赫赫战功,同为朝廷器重,...

【迟瑞X罗勤耕】飞花 第六章【民国ABO】

《飞花》

*角色水仙,有二设。
*民国ABO设定。
*算是不露生色的番外,也可以当单独篇章看。


陆、

他们跟着小头目,身后押送他们的人在窃窃私语,听不太清再说什么,总之一定与他们有关。迟瑞的神情透着焦躁,他侧目望了罗勤耕一眼,他最软的地方总是被他占据着,现在唯一能让他心思不宁的,便只有他了。

但罗勤耕倒是走得轻快,脸上被风吹出一层霜色,衬得他的瞳色浅而亮。

他们走过一座栈桥,歪歪斜斜的黑色木塔站着拿枪的守卫。他们冻得够呛,正靠在柱子上抱着手取暖。小头目经过时,也不太乐意站好。

小头目看起来也没心思多管,走得并不痛快,步履透着不安。一股柴火烧焦的味道遍布着整个寨子,也笼罩着他们几个,...

【迟瑞X罗勤耕】飞花 第五章【民国ABO】

《飞花》

*角色水仙,有二设。
*民国ABO设定。
*算是不露生色的番外,也可以当单独篇章看。


伍、

青城寨迎来了冬季的第一场雪,飞絮只花了半天就把整个寨子全部淹没,只留了两口井和屋檐凸起的房梁勾勒着一丝灰黑。

风雪的侵略意味很浓重,刀子一般,把原本孤傲的树林统统压弯,仿佛有要一统天下的跋扈。因此一切都变得很渺小,冬日凝固的长河,枯草满布的断崖,嘎嘎直响的屋脊,以及行走在空旷上的人,宛若落在宣纸上小小的墨点,步履艰难。

萧索的腊月,灰蒙蒙的天际,飞鸟都不见一只。因此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见。

罗勤耕走在迟瑞后面,迟瑞跟在小头目后面。迟瑞是个性格沉稳的人,甚至走路都那么不紧不慢,雪从他肩...

      1/13